周芷萱:当你途经我的盛放

当你途经我的盛放


 周芷萱


高三生告别学校的那天,每个人只是整理完自己的书包后,沿着走了三年的路就这么离开。教室很快就变得安静而空荡,只有在高一高二那边的方向还能听见隐约的喧哗。感伤的女生还是有,但她们也只是抚摸着课桌上的涂鸦,做不了其他纪念活动。


“理想”和“奋进”这两个词被作为校训鲜红地贴在黑板的上方。它们之于我,更像是人生的坐标,即便混迹于数万字的状元演讲,也能被我轻而易举地分辨出来。因为这三年过去,我想没人比我更了解什么是“理想”,什么是“奋进”了。


在我的数学题库的扉页上,依稀可辨我用红油笔写的粗拙豪放的大字:“当你想要放弃的时候,想想是什么让你做到了这里。”其实是这样想的,成功有的时候也许意味着不断奋进,这一分钟不放弃,下一分钟就有希望。只是我不太清楚,这一分钟会在什么时候出现。但是,总会有坚持奋进下去的某一天,属于我的那朵花终将盛放。


刚进这所重点高中时,会因为不习惯繁多的抽考而紧张得无法入眠;会因为朝五晚九的冗长课时而困倦得哈欠连天;会因为不知如何与那些陌生口音的同学交流而恼火得闭口不言。


可还来不及顾念这些,第一次年级大榜就张贴出来了。清清楚楚自己的年级名次,却依旧不甘心捏着成绩条挤在人群中查榜。目光沿着名次的顺序一路攀升,年级600多个学生让这张榜单看起来遥无尽头。但就算踮着脚叉着腰仰着头,也想看清楚那个位列榜首的怪物到底是谁。终于紧咬嘴唇认真核对过了每一科的差别,才踉踉跄跄拨开人群走开。不难发觉那是怎样悬殊的距离,连名字都被挂在傲视600人位置上接受瞻仰的怪物状元,可是我想要成为那样的人。不用提心吊胆名次的公布,不用心虚不甘地查榜自愧,霸气俯视着600个同学,我想要成为那样的人。


自从那场考试以后,我每天就只待在寝室、食堂、教室这三个地方,连厕所都要计算时间后再去。没错,早起不是什么难事,可是在一堆熬夜晚起的室友中间坚持早起却并不容易,但我知道我得学习;没错,自习不是什么苦差,可是他周末去唱K,她放学去看电影,他们拉你拉我去打台球,但我知道我得学习;没错,孤独不是什么修行,可是到了高二还是有男生女生脸红心跳地谈起了恋爱,明知自己并非不受欢迎,却坦然笑着拒绝了那些邀请。吃饭、打水、刷题、背书,说到底都是一个人的事业,因为我知道我要学习。


不能言明究竟是什么让自己能够做到这种程度,只是屠格涅夫那样说过:“它被创造到世上,只不过是为了紧靠着你的心口。”所以,说那是为了理想也好,说那是脚踏实地也罢,想要一直奋进下去的决心,说白了全部都是为了自己。不可否认的是——


一度觉得继续努力就会很麻烦,觉得加油地做每一件事就会很辛苦,觉得现实的触面过于嶙峋,要踩过遍地的荆棘,擦过突兀的山石,被撞得头破血流也要为了理想奋进下去实在太过痛苦。


一度因为成绩迟缓的进步而懊丧,整天愁眉苦脸。可是,放学打车时司机总会在看到我胸前的校徽后一脸艳羡地对我说,一看就是那所学校的好学生;回家时在电梯上同行的阿姨会牵着女儿的手向我努嘴说,你看这个姐姐多优秀,以后要向姐姐学习也努力考上那所高中才行啊;周末去学校自习的路上卖早点的大叔特意给我加了一根油条,说在那个高中念书很辛苦吧,大叔念书不好但希望这根油条能帮你好好奋斗。原来,之所以自己一直这么拼命,是因为比其他人选择了一条更贴近理想的路。而当一个人想要与众不同时,就必须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行。


一度沉迷于小说,妄图逃避自己不思进取的现实。班主任拿着没收的我的《挪威的森林》放学与我长谈。那些劝勉的话语已经模糊不清,只记得她柔声告诉我:“这三年不是如你期待有像歌词中描绘的糖果般甜蜜。”言罢,就着夕阳似在安慰的余晖,她翻开《挪威的森林》,为我朗读其中的一段:“正值青春年华的我们,总会一次次不知觉望向远方,对远方的道路充满憧憬,尽管忽隐忽现,充满迷茫。有时候身体就像被浓雾紧紧包围,那种迷茫和无助只有自己能懂。尽管有点孤独,尽管带着迷茫和无奈,但我依然勇敢地面对,因为,这就是我的青春,不是别人的,只属于我的。”


然后,我真的什么都懂了。三年以来,我改变了很多,长大了、坚强了、成熟了。但是有一些,却从来没有改变过。


一年。


两年。


三年。


我不知道一个人能够维持一种奋进多久,能够保留一份感情多久,能够维持一个理想多久。但是——


成沓的复习资料印着过时的考纲,在锅炉房里随火焰化成灰烬,可不会改变的是,曾经为了熟练背诵而头疼欲裂的我。


保密室里几垛儿一人高的答题卡开始蒙灰,2B铅笔的涂痕已经有些剥落,可不会改变的是,因为发烧却坚持考试涂串了卡而声泪俱下的我。


教务处的柜子角落里存放着往届学生作废的名次单,可不会改变的是,曾经为了在这张窄窄的表格上上升几格而通宵刷题的我。


操场上插科打诨的学生有些面生,再也听不见那个德育处主任听到17个人一起散步的报告却非说他们是在早恋的怒吼,可是不会改变的是,为了体育达A而曾在练习时几度虚脱的我。


倒计时板早就停在距高考还有“3”天的位置上不再变动,可不会改变的是,一直为理想奋进着不肯停歇的我。


记忆里那条落入层层阴影里的甬道,斑驳的裂纹顺着墙壁蜿蜒而上,穿着肥大校服的我站在路的这一端,眼神清澈得经不起人生的颠簸,有多少次想象路那端的风景,耀眼的阳光,理想与繁华。我在这里一次又一次地憧憬着未来,把成绩单折成纸飞机飞上天空,告诉自己要奋斗下去,因为确信黎戈所言:“奇迹发生在相信奇迹的人身上。”


这句话千真万确,是真的。


高中生物老师介绍过一种名为凤凰花的植物:总状花序伞房状,顶生或腋生。花大,花萼和花瓣皆五片,花瓣红色,下部四瓣平展,第五瓣直立。据说又被称为毕业花,因为当它一树嫣红的时候,就是高考发榜的日子了。


可惜高中在北方,难见这种美丽的亚热带植物。


今年高三毕业,我带着厦门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站在厦大校园的一棵凤凰树下,红色的花落在肩上,像是对我3年以来坚持奋进完成理想的褒奖,面对镜头,我也不自觉地绽放花一样的热情笑容。


当你途经我的盛放,我不知你是否懂得欣赏。你看到的雨打风吹,是否知道那是我奋进过的青春,粲然无悔。

《周芷萱:当你途经我的盛放》有1个想法

  1. 相信梦想,梦想就会如期绽放繁华!低调的文字,恰到好处的糅合,成就心想事成的美丽,成为中学生励志经典

发表评论